Sodagreen – Winter Endless [2015] CD Single

Posted 05/11/2015 Music ,


[Album] Sodagreen - Winter Endless [2015.11.04]
(蘇打綠 - 冬 未了)
MP3 / 320 / CD

日光 狂熱 故事 未了
用6年的時間走完韋瓦第計畫之
春 夏 秋 冬專輯
2015 年走過柏林
蘇打綠完成了 冬 未了專輯
2 CD + 1 Blu-ray Disc 超值精裝盤

「這次的蘇打綠不只是一首簡單的小情歌」
「這次的蘇打綠完成了一場極致的交響夢」

由製作人林暐哲帶領下與德國60人的交響樂團進行了一場激烈的音樂撞擊。
2015三月在東柏林的一個著名的音樂廳
舉辦了一場秘密的新專輯《冬 未了》首演
驚動了當地的樂壇與媒體, 其中柏林日報更大幅報導了這次的演出,盛讚蘇打綠音樂上的大膽創新與華麗展現!

蘇打綠的韋瓦第音樂計劃,從2009年台東的《春?日光》開始, 歷經倫敦的《夏/狂熱》,北京的《秋:故事》,一路上堅持以自己成長的節奏進行新的音樂嘗試,不受外面任何音樂潮流的影響,專心耕耘獨樹一格的音樂小宇宙,是華語樂壇上少有的極端份子。這個計劃的最終章,蘇打綠更是毫不留情的大爆發,一次交出3張作品。

這是一場華人音樂最具沖擊的創舉
蘇打綠 完成交響夢 & Live 的挑戰
有故事也有悲愴 有撫慰也有悵然 是終點也是循環
這次的《冬 未了》我們來到了柏林,進行了一次不可能的任務。

在十週年巡迴開跑後沒多久,這張專輯就已經?動,陸陸續續進行編曲,阿龔也不斷修整交響樂的編寫,來來往往的調整編曲將近半年多,阿龔終於帶著這些成果,在一起合作的柏林指揮建議下,先到布達佩斯進行了一次錄音。接著,是團員們不斷地再次修正,進行錄音。幾個月後,才終於確定了所有細節,然後開始進行一次一次地排練,而排練的最終大魔王,就是要來到柏林,與近六十人的交響樂團進行一次現場錄製。這堪稱是蘇打綠十年來最大的挑戰。

在布達佩斯錄音的時候,阿龔講了一句讓製作人暐哲非常難忘的話。雖然阿龔從小學習古典音樂出身,但交響樂的編曲是一門極為專業的學問,不是學古典音樂就理所當然會編曲,何況還是整個交響樂團。柏林來的指揮對於阿龔編寫的成果除了非常讚賞,更是不可置信,反覆問他:「為什麼你會?為什麼你沒學過卻會寫?」
阿龔回答他:「I listen, I imagine.」
我們在做音樂的這十年多,總是同時重視專輯與現場演出,專輯可以擁有現場無法反覆琢磨的細節,而現場可以聽見專輯難以呈現的情緒,在這次《冬 未了》中,我們都做了,先在錄音室裡琢磨細節,接著,要把這些細節直接用現場表現出來。

在柏林,我們演出了一場僅有百餘人的演出,進行全專輯十二首不間斷的現場錄製,這是我們一年來不斷調整細節的醞釀,一個月全力排練的挑戰。甚至團員、交響樂團、音樂製作人員與拍攝人員等工作團隊加起來,都比觀眾的人數還要多!這麼做的原因,為的就是想要在這張專輯誕生時,就讓大家看見這些歌「活著」的樣子。

在《韋瓦第計劃》的四張專輯,都有明確的主題,《春?日光》中,是對於生命、自然萬物的歌頌;《夏/狂熱》是人心初萌的黑暗吶喊;《秋:故事》是生活經歷的蕭瑟與豐收;而在《冬 未了》裡,講的是結束,卻也同時帶來開始,主題是循環。

這種循環,有好的,也有壞的。人的生命所要經歷的,總是會有死亡那一天,但同時,也總有源源不絕的生命誕生,結束,常常是開始,循環,是生生不息的。不斷重演的歷史、不同的事件,卻看見同樣的臉孔戴著不同的面具捲土重來。即便只是小到個人所要面對的問題,是不是同樣的處境也常常有如鬼打牆一般襲來,早上才溫熱了的心,晚上又涼了;昨天已經放下了、踏出去的情緒,今日卻又毀壞。

在身體與生命給你的邊界裡,有的人只能困住打轉,有些人卻能讓精神走向無垠,有的人會歸咎於命運,有些人卻試圖反抗。多多少少都因自身與世界的距離而感覺痛苦,而這樣個體的痛苦卻也常能變成集體的吶喊,一旦有人吶喊出你的心,痛苦得到了共鳴,是不是亦會轉為暖意。

這個主題的中心,就在專輯的標題歌曲〈未了〉之中,我們常困在自我洗腦的苦悶處境,孤單地認為無人可懂,也無人能解,卻難以看清自身的力量與美好。我們難以清算過去,難以計算未來,我們唯一真正擁有的,是當下,此時此地。

恰好選在柏林,這帶出了德國在歷史上的沈重意象。但令人無解的是非顛倒、罪惡行徑,並不是在德國、在世界大戰才有的,多少濫用他人之名,借刀殺人扼殺智慧,讓思想變成暴力的;多少在最悲慘的歷史裡、怒吼的土地上,人命如螻蟻的;一直到我們即便是身處看似前進的時代,卻處處是令人費解的不公不義,多少不同的主義或歧視掐在不同人的脖子上;甚至不合理的殺戮被編織成課本上合理的教導,在不知不覺中,你從來沒想過自己正在被洗腦的過程中。〈對殺人狂指控〉與〈他舉起右手點名〉看似是討論歷史單一事件,但其實,那些一直存在在我們身邊不斷發生的恐怖事實從未結束,最恐怖的是,其恐怖很少被察覺。

〈痛快的哀艷〉中宣告無人能離開的鐘聲輪迴;〈我們不懂〉裡心靈浮沈的無邊浮遊;
〈博物館〉甜蜜想念的自困;〈下雨的夜晚〉眼見自困的人而給予陪伴;〈牆外的風景〉的不斷扣問與摸索;〈Must Keep Singing〉中歇斯底裏的迴圈唯有繼續歌唱。
循環的概念持續,〈地平線〉終點也是起點,反反覆覆都回到原點;〈回車諾比的夢〉那靜止的空氣,是一次次撫平傷口的痂,才像回到空;〈Everyone〉給反覆掙紮的人給予無盡的愛,這三首像是循環中的喘息,輕撫動盪的心。十二首歌,都立意在各種不一樣的循環當中。

子夜過了,總有正午;冬天過了,總有春天。我們完成了《韋瓦第計劃》,下一步,等在後面的會是什麼呢?沒有標準答桉,常是蘇打綠的答桉;其實沒有答桉,通常才是生命唯一的答案。


These files can all be downloaded at Usenet.

2015-11-04 蘇打綠 – 冬 未了.rar mirror

Get 14 Days for free Access to USENET. Free 300 GB Unlimited downloads!